“紅星”閃爍
來源:網站原創 作者:蔡慶榮 時間:2018-11-16
【字體:

 四十年前,他從一個以煎餅卷大蔥為飲食奢好、當地人習慣把“不知道”叫作“知不道”的家鄉走進了鐵道兵軍營。

 四十年中,他沒有一個專業,從部隊到企業,干了一輩子“勤雜工”。因為人老實肯干,成了哪里需要往哪搬的“一塊磚”,而且是一塊在任何崗位工作都閃光的“金磚”。他就是第一項管部新疆項目上同齡人稱他老李頭、隔輩人稱他李叔或李大爺的李洪星。

“都過了臨退休年齡了,項目還給我安排了一個‘大活’,干領發雷管炸藥的庫管員。這個處在特殊地域的這個庫管員可不好干,沿線標段丟幾枚雷管、幾公斤炸藥都有‘進去’的,我也是天天都提心吊膽,這不,都辦了退休手續了,領導說等過幾年,把這個項目干結束了,我們給你開歡送會,一定‘放’你回家好好休息養老”。

 面對項目的熱情挽留,這個讓領導和員工信任了一輩子的李洪星,幾次欲把庫房鑰匙、賬本交出去,不是遭到領導“批評”,就是自己打消念頭“退”下陣來。

 信任讓人糾結,更給人力量,責任驅使他別無選擇。從此,一個瘦弱、被紫外線曬得黝黑的身影,又晝夜穿梭于三十公里的施工點上。

 為了摸清楚離項目部三公里的炸藥庫嚴到什么程度,我被當地公安部門特批進了一趟炸藥庫外的值班室。炸藥庫值班三班倒,外有狼狗不用說,里面3個經當地公安批準備案從保安公司雇傭的保安人員身著防剌服裝、頭戴鋼盔、荷槍實彈對我進行一番“驗明證身”。當班的3名保安,l人在值班室門外站崗,2人端槍危坐在視頻前,專注著炸藥庫四周的情況和往工地運送雷管炸藥的情況,值班室內的緊張氣氛,幾乎讓人緊張到窒息。

 從炸藥庫回來的一路,李洪星告訴我:“炸藥庫才幾十平米,四周是鋼筋水泥墻,密不透風,可以稱得上是銅墻鐵壁。墻上有6個點、9個監控。我帶人每次領炸藥時,標配6人,其中2名保管員、2名現場爆破員、1名安全員、l名全程跟蹤的錄像員。進值班室先由保安人員全身檢查一遍,穿好靜電服、戴好胸牌,驗證無誤才允許去往炸藥庫。從值班室進炸藥庫只有幾十米,進庫前先對話,再次全身檢查確認,才允許進庫領料。”

 李洪星看出我的驚愕。他說:“手續嚴不算啥,是好事,我們這些年也習慣了。冬天才遭罪呢,進庫門的鎖凍得打不開,得用開水燙。2015年里面最冷時零下47度,發料不能戴手套,因為工地持續領料,有時待庫房需要兩個多小時,只能限在10多平米的庫房空間跑步暖身。而每次盤庫,時間更長,凍得回宿舍半天緩不過勁。當時,培養了4個年輕庫管員,挺到現在就剩我這把硬骨頭在撐著。”說這話,李洪星流露出了無奈,也洋溢著飲欣喜與自豪。

 要想把工作干好,特殊的崗位就會有特殊的“心累”。爆炸物品發出去還不算,賬本內業也是李洪星一人在負責。幾點出庫、幾點放炮,當次發放多少,還要到掌子面核實,配繪布置點位圖、爆破作業平面示意圖上報公安部門。公安部門原來只下發了爆破作業登記表,不能有錯字,不能涂改,時間、地點、數量一個都不能錯。他自己琢磨又做了個爆炸物品出庫使用登記表,形成總賬、分段賬、分賬閉合,檢查時一目了然,當地公安部門很肯定李洪星的管理“創新”,在全線13個標段進行了推廣。

 項目開工至今4年,經他保管領發炸藥200多噸做到一斤不差,雷管16萬多發做到一枚不差。做一次賬將近1小時,留存項目備案的爆破作業登記表足足高達1米之多。安全總監李勇豎起雙拇指坦言:這小老頭,可是我們項目的寶貝疙瘩。

 “紅星”閃爍四十年,一腔熱血報企業。采訪李洪星,是項目部上下的眾推。“這4年提心吊膽的工作,比我干的前三十多年的工作都心累。”這話我信,項目上二百多名員工沒有人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