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里的人
來源:網站原創 作者:榮冠婷 時間:2018-10-31
【字體:

 “爸,我覺得你回不回家,對于我來說,根本就沒有太大的影響,這么多年,你對我最大的印象就是每次你回來都給我買特別多的零食,零食吃完了才會想起來你,其實沒有你參與我的成長,我也習慣了” 

“老公,咱爸得老年癡呆了,你能不能回來看看啊照顧照顧咱爸?”

 …… 

 面對女兒的抱怨,妻子的無助,中鐵十九局一公司第六項管部窩兔溝煤礦項目部經理李淵會比一些鐵建人感觸更多一些。他說,作為中國鐵建人,可能很多人都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可我一步一步挺過來了。 

 1974年,李淵出生在四川省一個小縣城平昌。雖為南人,卻長一副北相,似乎天生與北方有緣,在他的臉上能看到北方的果敢與堅韌。他畢業后便在中鐵十九局一公司工作,如今已有二十五個年頭了。 

 窩兔溝煤礦主斜井項目,從地表掘進至地下874米,坡度為22度,而主斜井施工,困難重重。對于涌水量每小時高達25立方米而且泥化嚴重的主斜井,固定主斜井的圍巖,極為重要。每天在施工現場,施工隊工人從上到下被泥水濕透全身,涌水涌泥在半個小時內就會將所有的進度打回原點,所以進行封閉圍巖噴漿臨時支護工作必須要在半個小時內完成,李經理每次都會親自帶著職工處理涌泥涌水。

 有人問:“李經理,你覺得你累么?”李經理說“累啊,我累啊,可是一天忙過了之后第二天醒來發現昨天的問題都解決了后,我高興啊,我真的很高興,但我這個年紀,確實很理解忠孝不能兩全這句話,對于父母,對于家庭,我累點無所謂,但是對于家里我真的無能無力,確實很愧疚,對于這個項目,既然領導交給我,我就有責任有義務把它干好!” 

 跨越一千八百公里,穿過高原和沙漠,頂著烈日與狂風,風沙起大漠行歌,在黃河的“弓弦”上,在鄂爾多斯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中國鐵建人勇往前行,與工程為伴,與歲月相守。


(第六項管部)